快捷搜索:  as  test  xxx  as and x=x

以时尚为题的500字左右的作文

  谈论起“时尚”二字人们都会想到染头啦、穿奇装异服啦、画着奇怪的妆、等等一些奇形怪状的少见的衣着。而且不论我们在哪个场合,(宿舍、教室)谈起这个话题时都会与明星结合着说,比如:某某在某个MTV上穿的衣服很好啦!对!明星一般都是走在时尚的前端的。 但是我认为“时尚”的流行并不是很好。虽然说跟不是潮流就会被潮流所淘汰。我却认为这也是因人而治的,人只要看上去好看,有涵养,有自我那就是好,并不是你穿成某样,带成

  听说过聪明反被聪明误吗?现在,在街上走着,不时会看到一些穿着与长像不合的人,有的人长的非常好看,就是因为追潮流赶时尚,把原本好看的人变成了“疯子”,那么这也是好处吗?别人会认为她的衣着很好吗?不是不能追而是得看看自己的本钱,如果没有变好,反而产生了反面效果,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花钱让自己去变丑呢? 我非常反感那些随潮流的人,犹其是那些染各色头发的人,黑头发,黄皮肤原本是中国人所特有的。他们却把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任自己的意愿加以破坏。再有就是那些穿着一身乞丐服的人。明明很好的衣服经过他们刻意的挖洞,变的奇丑无比,但是穿的人还认为那是流行,我想如果他 们就这样去找工作的话,没进大门就会让保安把它当丐帮成弟子了。

  很多人对时尚存在误解。尤其是我们的工薪阶层,农民阶层,一个会把时尚看作有钱人炫富的工具,一个把时尚斥之为与贫穷相对立的恶魔,但无论怎么样评价,我们都不怀疑里面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感情。古往今来,人们总也停止不住对时尚的追求。时尚本来就是一个社会群体发起的。试问,有谁能脱离群众的取向呢?我十分喜爱时尚大师香奈儿的一句话“人们常说,时尚的对立面是贫穷,但事实上,它不是的。时尚的对立面是粗俗。”也就是说,无论你穿什么,说什么,如果将你们的个性,品质很好的衬托出来,反映出你的精神面貌,那就时尚。毋庸置疑,香奈儿从一个农村小姑娘到时尚的代言人,靠的不是天生的洞察力,不是选取最花哨,最雍容的布条随性混搭,而是她的经历,她对人情世故的观察,对社会观念的挖掘。她的服装,饰品之所以到今天还占据着世界奢侈品的榜首,虽有品牌效应,有夸张之嫌,但它身上所反映出的文化特性和人类身上永恒的品质美才是关键。服饰,只有当人们的思想品质融入其中时,才能称作真时尚。她那经典的黑色小礼服,那融入男人运动服特色的女式西服,让人一眼便能洞察出她的思想—女人不是弱者,女人是与男人平等的生物。不难看出,为什么世界上女人的时尚终级目标是香奈儿了,她们爱极了她的想法。

  并不是没有保鲜期的时尚就不能称之为经典,服饰不像文字,它总有被人弃置的一天。二三十年代的中山装和旗袍,是开放兼容的符号。宫廷服饰的纷繁和雍容,是高贵端庄的符号。虽然今天在大街上没有人穿着中山装和旗袍乱窜,只有拍艺术照时才有备选的宫廷服饰,可谁能否认,这些过去的时尚俨然已成为了经典,经典的定义不一定要时时穿在身上,而是当你想起一个特定的年代,最先涌入脑海的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服装,语言,继而人们能由这些表皮看到时代内涵,那么一个年代的时尚就已经升华为永恒的经典了。

  文字虽不像服饰有着迅雷不及掩耳的变化,但也被打上了时尚的烙印。“90后”崇尚的“火星文”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一个“90后”,当我看到那些火星文,首先感觉读懂费劲,进而觉得很搞笑,最后有一种恨想见的反感,我喜欢简单的文字下流淌着有内涵的思想,费解为什么有人喜欢杂乱的文字下平铺着白痴般的想法,这不是很病态吗?有人担忧火星文会影响汉字的纯净度,照我说汉字不怕危胁挑战,真正的经典是不怕社会上生出什么横枝末节扰乱它,经典在人们心中是一团永远不灭的火种,是那些行走在消逝中的伪时尚不可比肩的。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照例在湖大聊天室里边潜水边不懈地练习着我对恶心与肉麻的适应能力。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女孩在里面大谈时尚与品位,说她只去上海的香港名店街买衣服,现在的大学生穿的都象农民,喜欢周围的男的穿JACK&JONES,因为那样的感觉很酷。言辞间洋溢着优越感与对别人品位的不屑。我忍不住说了句“来自北欧的JACK&JONES南方人很少能有穿的好看的,你这么说一定是全身名牌了”,她故作不好意思状,说“买不起啊。我很喜欢GUCCI和CD的衣服”,我笑了,在我眼里,原来她的品位也不过如此。

  张国荣是香港艺人中最有品位,我个人始终这么固执地认为。他2000年的热情演唱会,服装设计是由法国大师级的人物Jean Paul Gaultier亲自操刀。这些服装加上张国荣的演出,让观众迷惑于他男性的妖媚,那时的张国荣,如此华美高贵,告诉我们,男人也可以倾国倾城。

  在香港,张国荣是最早用来自瑞士的LA PRAIRIE这一高端护肤品品牌的。紧接着,另外的一个瑞士品牌LA COLLINE则马上成为张曼玉的心爱。在当今的护肤品世界中,能与之一比的也就只有法国的SISLEY,美国的RE VIVE,日本的资生堂尖端品牌CLE DE PEAU。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逛百盛,就是在与家乐福超市一起的那个。突然看见王菲给BALENO打的广告,一时说不出话来。王菲以前给LV(路易.威登)的广告是我最喜欢的图片广告之一,那时的王菲如此妩媚动人却又如此颓废缠绵,而此时在墙上的王菲却是如此陌生,令我不忍再看。听说她代言的是BALENO的针对高端市场的品牌BALENO ATTITUDE,我总觉的那衣服好丑。我一直在想,我这是不是一种偏见。

  《格调》那本书里所说的,小资们认为,只有贫民才喜欢那样标榜自己,小资们是有格调的,小资不是城市贫民,所以小资不选大众名牌,他们选择的是一流品牌的二线产品,这不仅是他们的服饰标准,也是他们选择一切生活用品的通用标准。既要跃升于大众之上,又俨然与暴富分子划清界限,限于经济基础,又无力追逐超一流品牌。这正是是典型的小资情调之一。很明显,我也经常以次来标榜自己,但是我赚不到钱,所以我只能是一个伪小资。

  在小资们或者伪小资们中,KENZO(高田贤三)的香水一直都是极有口碑的,从安妮宝贝的书中就不难发现这一点。我以前在深圳的时候也曾用过,但是现在,我只会去春天百货里看看,闻闻了,一次因为实在喜欢便买了一瓶闻起来不忍释手的”风之恋”。结果回来痛苦地发现,我只能用它来喷喷被子,因为我也不喜欢在大街上别人抽抽鼻子看着我的那种异样的眼神。我害怕,我虚伪,我有所顾忌,我故作清高,所以,我只是一个伪小资。

  在所有的化妆品品牌里,我最喜欢Sisley(希思黎)。虽然我是个男人,我不用,但是从它身上体现出来的个性与神秘深深地吸引着我。SISLEY是以利用植物精华而著名的高端护肤品,由一对法国贵族夫妇创立,男方的家族背景极为显赫,记得好像是法兰西波旁王朝的一支古老后裔,女方好像是来自波兰的皇族,而且男方的上一辈就是LANCOME和LOREAL的创始人。当美国第一大化妆品集团雅诗兰黛与之商谈合作事宜,Sisley创始人多那诺伯爵婉转地告诉对方:钱,我已经够多了,我们也不需要贵方的技术支持。

  在火车站的阿波罗商业广场里,我看到了赫然摆在柜台里出售的5ML装的香水,各种各样品牌的都有。当时我就笑了,在外国,这些都是免费试用的,摆在商场里,可以随便拿。而在中国,就便成了方便而且不贵的商品,你要想试试,可以,打开给你闻闻。如果你还不识趣地问柜台小姐有没有试香纸条,你准会得到一个白眼。

  有时候我就无聊地想,要是在我们这里的商场里5ML装的香水的也让我们随便拿,我该从几点起来去排队呢?

  也许大家在谈到高档时装时会想到一个熟悉的品牌----PORTS(宝姿),却不知道在宝姿背后的骗局与中国服装产业的尴尬。在外国,甚至在香港,知道宝姿的人几乎没有。宝姿其实只是一个中国浙江的商人在加拿大注册的商标然后再在中国产,中国销的“外国高端品牌”,当然,宝姿人会说我变态,然后告诉我1961年,Luke Tanabi先生以一款名为No.10的高级埃及棉白衬衫创立了宝姿品牌。在世界上拥有许多名牌设计师,也有许多超级名模为她服务。比如麦当娜世界巡回演出设计服装的Dean&Dan兄弟,为韦伯音乐剧设计制作演出服装的Fiona&Tia姐妹等等等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