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花4300万冒充帆船运动员连体育这条苦孩子走的路

  日,一个叫赵雨思的女孩以“美国高考状元”之名开了一场直播,面对镜头她侃侃而谈,与网友分享了拿到斯坦福的心路历程,她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通过不懈的努力拿到拿着全额奖学金,实现了赴美留学梦想,并鼓励网友勇于追梦,不要轻言放弃。

  九个月后,学霸人设崩塌,谎言像气球一样被无情戳爆。随着美国司法部主导的“大学蓝调行动”收网,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高校舞弊案浮出水面,共有50人涉案被起诉,其中包括9名大学教练、2名SAT和ACT考试的管理人员、1名监考官、1名大学管理人员和33名学生的父母。这起被CNN称为美国史上最大的招生诈骗丑闻,赵雨思就是其中之一。

  她的父亲拿出650万美元(约4300万人民币)的巨款,换取女儿的名校通行证,赵雨思和她背后的神秘家族,也成为各大媒体起底的对象。

  作为本案的主犯,威廉-里克-辛格从2011年开始打造了一条黑色升学产业链,他通过两个公司:关键全球基金会(Key Worldwide Foundation)和优良大学及职涯网络(The 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协助了750多个家庭的孩子进入名校。

  并采用雇佣枪手等作弊手段,提高学生的大学入学考试成绩,或者贿赂大学体育教练,伪造学生的申请文件,将他们包装成体育特长生。

  短短七年时间,辛格通过暗箱操作敛财2500万美元,赵雨思堪称VIP中的VIP,因为她的父亲为了女儿的前途,毫不犹豫地砸下了650万美元。

  在辛格的包装下,赵雨思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帆船远动员,于2017年春季顺利进入斯坦福,随后辛格通过旗下基金The Key向斯坦福帆船队捐赠了50万美元。东窗事发时,赵雨思正代表斯坦福参加在普林斯顿大学举行的全球治理论坛,根据斯坦福日报的报道,她的学籍在4月中旬已被取消。斯坦福大学还回应称:并未收到650万美元捐款,只在赵雨思入学数月后收到50万美元给帆船项目的捐款,录取赵雨思与捐款无关。赵雨思目前已被退学,退学原因是申请入学资料作假。

  无独有偶,另一位中国籍学生也卷入丑闻,Sherry Guo在这起案件中被称为“耶鲁申请者1号”。五年前,Sherry Guo从中国搬到南加州,就读于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的詹赛瑞天主教高中,毕业后她分几次向辛格支付了120万美元,伪装成足球运动员进入耶鲁大学。今年3月25日,耶鲁大学发表官方声明,称Sherry Guo已不再是该校学生。

  得知昔日学生涉嫌造假,詹赛瑞天主教高中校长埃里克-斯楚普表示十分震惊,因为Sherry Guo之前是艺术生,曾在全国性的艺术比赛中获得银奖。按照Sherry的律师斯珀特斯的说法,她完全可以凭借个人能力考入哥伦比亚大学或牛津大学这样的一流名校。然而在辛格的怂恿下,Sherry Guo进入了那道通往耶鲁的暗黑之门。

  贿赂教练,包装成体育生,辛格的“造星计划”屡屡得手,暗度陈仓七年之久才东窗事发,除了监管机制出现问题之外,也源于美国高校对体育的狂热。在美国,教育水平与体育水平密不可分,顶尖高校大规模招录体育特长生早已是常态,也让体育特长生成为名校的最大黑洞。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乔纳森-科尔提供的数据,每年常青藤院校录取的学生中,20%是体育特招生。此次涉案的乔治城大学,每年分配体育特长生的录取名额约有150个。除了名额众多,体育生的成绩门槛也被明显降低,D1级别的学校GPA只需要达到2.3即可,折合成百分制相当于平均成绩70分左右,而从常规渠道考取常青藤,GPA至少要达到3.5以上。

  美国高校如此青睐体育生是源于其教育理念,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本德曾说:“一个完全由学术成绩顶尖学生组成的群体是不健康的,它不利于学生个体充分、全面的发展。”这一观点深刻地影响了伺候哈佛和其他顶尖大学的招生培养政策,他们除了关注成绩优秀的学霸之外,也重视那些能应对复杂局面的人才,并认为可以通过体育比赛培养学生的团队精神、领袖意识、抗压能力等等。

  其实早在1852年,哈佛和耶鲁两个高校就开始举办赛艇比赛,1921年NCAA正式举办了第一届全国锦标赛。1954年,哈佛、耶鲁等八所高校成立了著名的常青藤体育联盟。几十年后,常青藤成为精英教育的代名词,这足以体现出高校对体育的重视程度。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校园体育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1973年8月,NCAA将所有学校分成D1、D2和D3三个级别,其中D1和D2级别的学校可以为运动员提供奖学金。数据显示,从1988-1989学年到2010-2011学年,NCAA院校一共增加了510支男子球队以及2703支女子球队。如今,NCAA每年举办90项全国锦标赛,其中包括46个女子锦标赛,41个男子锦标赛。

  从功利的角度来说,体育赛事能让学校名利双收。以NCAA篮球联赛为例,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一所学校能打入16强,入学申请数量会增加2%-8%,学校能获得更多的生源和收入。斯坦福大学在官网的介绍中赫然写着:142次全国冠军,117次NCAA锦标赛冠军,558次NCAA个人冠军,2000年以来55次团体冠军,270块奥运奖牌。显然,每一场胜利,每一次登顶,每一个冠军都能增加学校的曝光率。

  另一方面,体育特长生毕业后在各行各业成为精英的比例很高,捐赠反哺母校的意愿更强,NBA球星凯尔-洛瑞曾向母校维拉诺瓦大学捐款100万美元,创下该校历史上单笔捐赠的最高纪录。

  谙熟美国招生制度的辛格知道该如何浑水摸鱼,他选择避开篮球、橄榄球等职业化很高的热门项目。原因很简单,这些项目长期处于媒体的关注之下,球探甚至从初中开始就考察运动员,对全美的球员进行排名,造假很容易穿帮。相反,水球、帆船、赛艇、女足等小众项目,在没有排行榜参考的情况下,学校只能依赖教练对体育特招生的审核,辛格只需要搞定校队的教练就能如愿帮助客户拿到通行证。

  就这样,维克森林大学排球队主教练威廉-弗格森,斯坦福大学帆船队主教练约翰-范德摩尔,德克萨斯男子网球对主教练迈克尔-森特,南加州大学体育部高级副主任唐纳-海涅尔、水球队教练约万-瓦维奇等人,纷纷被拉下水,沦为高校舞弊案的帮凶。

  在辛格的运作下,某水处理公司CEO德温-斯隆-的儿子以“水球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南加州大学,申请材料中打水球的照片完全是摆拍。某娱乐企业董事长伊丽莎白-基梅尔甚至连摆拍的工夫都省了,借助PS强大的换头技术,他的儿子摇身一变成了撑杆跳运动员。

  当然,体育特招舞弊并不是美国独有的产物,中国高校最近几年同样丑闻频出。据《中国青年报》报道,2009年-2014年媒体曝光的高考加分负面案件共有15起,其中12起涉及体育加分,堪称“高考舞弊”的重灾区。

  2009年上海国际马拉松和2010年厦门国际马拉松接连爆出为骗取高考加分而集体作弊的丑闻。2010年四川省中学生游泳锦标赛,两名女中学生的50米蛙泳成绩甚至比奥运冠军罗雪娟31秒57的纪录还快。

  2014年本溪高中加分舞弊案震惊全国,87名体优生中有25名来自游泳项目,其中14人在2013年1月广西南宁举行的全国少儿游泳冠军赛中获得二级运动员资格。在舆论的关注之下,辽宁针对全省1072名体优生成立联合调查组,最终270名体优生放弃了加分资格,本溪高中的87名体优生中有66人放弃了加分。

  鉴于高考体育加分政策已经背离了设立的初衷,教育部于2014年发布《关于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和分值的意见》,就进一步减少和规范高考加分项目做出规定,自2015年1月1日起,取消体育特长生加分项目。2018年,教育部宣布全面取消全国性的高考体育特长生加分项目。

  美国的舞弊丑闻促使各高校开始重视招生制度中存在的漏洞,斯坦福大学表示将加强对招生制度的监管力度,重点检查并评估体育部的招生推荐人选以及各个体育项目所接受的馈赠与赞助。乔治城大学发布了录取运动员学生的新政策,禁止教练在招生程序中筹款,运动队要接受一般录取程序的审查。

  现代奥运之父顾拜旦在《体育颂》中,将体育比喻成美丽、正义、勇气、荣誉、健康、进步与和平的化身,在现实中体育却沦为冒牌特长生的通行证,不法之徒的敛财工具。

  更为讽刺的是,赵雨思曾经和别人交流过她未来的职业梦想:“对中国国内的教育政策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农村教育不平等问题。打算学成之后回国报考公务员,改变不平等现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