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xxx  as and x=x

尊敬的延安市政府梁市长:您好! 我是黄陵县的

  尊敬的延安市政府梁市长:您好! 我是黄陵县的李发荣。曾在2008年,腐败违法“黑”

  尊敬的延安市政府梁市长:您好! 我是黄陵县的李发荣。曾在2008年,腐败违法“黑”

  尊敬的延安市政府梁市长:您好!我是黄陵县的李发荣。曾在2008年,腐败违法“黑”网络为了阻挡我的以法维权。成立了以时任县委书记曹明周为组长,常务副县长姜文华为总策划、总指挥的...

  我是黄陵县的李发荣。曾在2008年,腐败违法“黑”网络为了阻挡我的以法维权。成立了以时任县委书记曹明周为组长,常务副县长姜文华为总策划、总指挥的叛党专案组。他们说:“我们受省上委托,给你解决问题。”随后,专案组对我全家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对我非法强行关押三十九天,非法所外劳教一年。关押和劳教期间,公安局副局长徐涛和公安局纪检书记冯世玉频繁对我警告:“啥《交规》不《交规》?啥文件不文件?今后就再不准你告说三级交警队的事故责任认定!就再不准你提说上访的事!再不准你张口,闭口,不离!只许你无条件接受一次性数量的生活困难救助壹拾万元。只许你无条件接受关押和劳教的处理决定。无条件写出息诉罢访的保证书。”

  冯世玉说:“在这里面,说啥都没用处。你都没看,你就再有理,人家根本不准你说话嘛!你越是提说,县上领导就越要与你较劲。你过不了关,我也交不了差。没办法,官大一的压死人。我只能听县上领导的。”

  所外劳教期间,专案组副组长姬晓武电话警告我:“李发荣:你要知道你是啥身份,你如果再有任何上访行为,随时都可以收监!”

  曹明周、姜文华、姬晓武等未调离之前,我向叛党专案组和公安局提出数次质问。但是,他们已调离黄陵几年时间过去了。至今,从未有过任何答复。

  尊敬的梁市长:他们挂着的招牌,不准我用的法律依据说事,他们是否属违法叛党?是否说明陕西违法叛党害民“黑”社会网络已经复辟到危及在陕西存亡的危险地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